1.76合击   “制造一颗铆钉,生产工艺最关键。

中新社华盛顿9月27日电 (记者 邓敏)被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担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布雷特·卡瓦诺和第一名公开指控他性侵的女性克丽斯廷·布莱西·福特27日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公开宣誓作证。

当地时间9月4日,被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名担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布雷特·卡瓦诺出席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对他的提名听证会。 中新社记者 邓敏 摄

首先作证的福特讲述了1982年夏天被卡瓦诺性侵的过程,其间数度哽咽。在回答参议员问询时,福特说自己百分之百肯定对她性侵的人是卡瓦诺,多年来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时候卡瓦诺及其同学马克·贾奇的大笑声。她说自己并非政治斗争的工具,而是觉得作为一个公民有义务说出卡瓦诺的行为。

下午和妻子手牵手步入听证会场的卡瓦诺在其作证过程中同样激动。他愤怒地称自己的提名过程演变成“国家耻辱”,指责民主党、左派抹黑自己,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自己的提名,在说到自己的家庭和名声被彻底破坏时也数度哽咽。卡瓦诺否认自己在高中、大学或其它时间段有过性侵行为,称愿意配合任何形式的调查,强调自己绝不会屈服退出。

听证会中,21名司法委员会的参议员轮流对福特和卡瓦诺提问。共和党11名参议员皆是男性,遂邀请一名极富处理性侵案经验的女检察官作为代表对福特、卡瓦诺提问。包括4名女性的民主党参议员皆赞扬福特勇于作出指控,多人与卡瓦诺在提问环节激烈交锋,并批评共和党和白宫至今不让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进行调查。

在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的发言和其他多位共和党参议员事后接受媒体采访中,他们基本很少质疑福特的可信性,而是质疑民主党方面早在七八月份就知晓此事,为何直到最近才公开。共和党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言辞激烈地称,民主党此举就是为了赢得中期选举。

当地时间9月4日,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就布雷特·卡瓦诺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举行提名听证会,民主党参议员要求推迟听证会。 中新社记者 邓敏 摄

福特和卡瓦诺的作证很容易让人想起1991年的类似事件——安妮塔·希尔公开指控她曾经的上司、当时同样被提名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克拉伦斯·托马斯性侵。最后,托马斯在获得11名民主党参议员投票支持下被任命。但在目前反性骚扰运动“Me Too”如火如荼和国会两党水火不容的情况下,卡瓦诺能否和托马斯一样获得任命实难预测。

一般来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被视为超越党派的机构,在控枪、堕胎、同性恋平权、移民限制等方面曾做出被视为或倾保守派或倾自由派的裁决,以往多位被提名人也皆能获得国会两党的支持。但就像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日前所述,现在的大法官提名听证会变成了“政党秀”。前总统奥巴马执政后期提名梅里克·加兰担任大法官,控制参议院多数席位的共和党却一直拖延投票,直到特朗普上台提名尼尔·戈萨奇,共和党在修改投票规则后力保其上位。

27日的公开听证会结束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再次力挺卡瓦诺并催促参议院投票,有共和党参议员当晚称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将于28号进行投票。随着中期选举迫在眉睫,共和党和民主党参议员都面临两难抉择。共和党担心赞成卡瓦诺将失去中间选民和女性选民,反之又可能得罪保守派基本盘。在“红州”面临重选压力的民主党参议员也在争取保守派选民和自由派基本盘之间犹豫。不过,据《时代周刊》分析,对民主党和自由派而言,即使卡瓦诺未能被任命,特朗普再度提名的仍将是一名保守派法官。(完)